看过记录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愤怒的吼叫及画中美人(1 / 3)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雾中,汪银龙一人向前。读书都 www.dushudu.com木榻室内,时不时传出些声响,清晰传入他耳中。那是撕碎衣裙的声音,也是汪祈神不堪入耳的粗俗话语,带着野兽般的沉重呼吸,门外都可听闻。汪银龙知道汪祈神的心思,这个神使他们更是了如指掌,可今日,他难以如愿以偿。

    屋内,装饰极少,一切以简约为主,十分清冷。汪娅萍在汪祈神的野蛮动作下不断后退,任由身上的衣物被撕破。她神色冷傲至极,微微蹙起的眉间是厌恶也是麻木。她没有选择挣扎,汪祈神能来这已说明一切,她摆脱不得,只有服从。

    被人看到身上的肌肤难免带来羞耻感,可被亵渎玷污,是汪娅萍逃脱不了的命运。其实她不喜欢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显得她十分低贱,甚至不如一粒云上的尘土。可她就是浮萍,能轻易被掌握在手中。

    成为她这样的人是莫高的荣幸,所有人都要为其让步,也是一种悲哀,因为无论活得怎样,做多少事,结局都已注定。汪娅萍看透很多,生来就沉默寡言,她知道自己无法逃避,便无所谓一切,什么都看得极淡,包括此时这件事。

    汪娅萍将其当做平时对血脉的测试,她骗自己骗得轻而易举,无比容易。

    足以把握云国未来的小手紧捏在一起,汪娅萍感觉到恶心的液体正从汪祈神的嘴中流出,沾到她的脸上,脖颈处和胸口。她双眼中的神色极为暗淡,也有那么几个瞬间,希望有人将自己解脱,拉离这苦海。

    快了,汪娅萍知道自己的一生即将走完,她盼这一天已经很久。只要那一天到来,孕育出下一代人,她身上沉重的命运就要到此结束。对她而言,结束才是一生的开始,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按照云国长老的安排活。

    高昂起螓首,汪娅萍厌恶这种行为,没有半点反应的她,不知汪祈神为何那么享受。他的呼吸极沉,话语和动作一样粗鲁,没有半点高雅神使的样子。更令她不解的是,他完全沉溺其中,不知自己的丑态有多难看。

    长长一声呼气后,汪祈神嗯啊几声,将汪娅萍推倒在床。她破碎衣物下的胴体若隐若现,峰峦只被片布遮挡,那极为修长而纤瘦的身形令汪祈神着迷,他疯狂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粗声道:

    “终于让老子等到这天了,今晚老子不把你干死都对不起我在长老面前低声下气。”

    “平时装的倒是高冷,现在也装?老子就不信你不会叫!”

    一手捏住汪娅萍的脖颈,汪祈神又继续粗鲁的亲吻,不断触碰并吮吸她的肌肤,试图在那股清淡的气息中引起她的反应。可汪娅萍依旧和先前一样,静静的躺在原地,没有说话,没有发声。

    汪祈神的手掌捏住那团柔软,力道越来越大,可她还是没有反应。他日夜相盼的肉体此时像没有灵魂支撑,只是倒在哪,任由汪祈神摆布。越是想得到,此时的落差越大,汪祈神希望她挣扎希望她拒绝,可她没有,因此气冲冲的脱掉裤子,似说自己不是在开玩笑。

    汪娅萍知道,可她只是冷眸一瞥,又望向漆黑的房顶。那里像被绝望的火焰烧过,就像她自己一样被命运所毁,无论怎样装饰都只是老样子。

    死气沉沉时伴汪娅萍,但冰肌玉骨又令汪祈神欲望依在。他扬起手掌,面色一狠,似想将其征服,以最原始的方式。可突然间的推门声令他大脑一空,受到惊吓时浑身一颤,没了先前的战意。

    此时的动作有些不堪入目,汪祈神骑在汪娅萍身上,脱了个精光,手掌扬在空

玄机梦境作品:光之隐曜  龙翔驭天  
类似:超神学院之一生唯彦 傲娇男神:娇妻等一等 彩色青春不打烊 穿越之无限录 奥特曼格斗战记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