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记录 |

中元特辑(1 / 3)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咚”,一声类似于钟鸣的声音响起。熟睡的我睁开双眼,揉了揉惺忪的眼眸,捏了捏毫无痛感的双颊,望望四周,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又回到这边来了吗。”这是一座存于我记忆之中的小学校园,但此时却被这梦魇映染得可怖。摸了摸身边斑驳的木桓,我从一口棺里站起。在敞口棺材遍布的空旷操场中,我的身影略显孤独。“这是一座鬼园。”我眺望远处飘忽的几道身影,如是想。

    “嗯?”我察觉到与往常的一丝异样。在离我两三米远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口完好的棺。我走到那口棺材旁,试着用力推了推,棺盖居然纹丝未动。我只得放弃这种无用的尝试开始仔细端详起那口棺材。突然,我莫名打了个冷颤,似乎有东西躲在远处围墙的小树林里观察我,疑惑地望了望四周,只觉得操场的那一侧变得更暗了。我努力扼制脑海里冒出的古怪念头,平复了一下心,向身后那处朦胧的教学楼走去。

    警觉!我竖起耳朵。嘶叫!此起彼伏,从身后传来。原本在操场四处浮游的白影开始躁动,飘忽而迅速地游向、奔向、吼向我这里。我近乎本能,仿佛重拾兽性一般的跑向教学楼。

    我跑到操场的入口,亦即教学楼与操场的分界,在那儿还有一间小小值班室。慌忙拉上操场入口的那排滑轨铁栅栏,似是常年不用或是缺少保养的缘故那栅栏已经爬满了红锈,害的那动起来的声竟是这般尖锐刺耳。我刚把栅栏拉上、锁紧,那成群的人形白雾便扑了上来,露出腥红牙床和白森森的密集獠牙。明明没有实体,但那副一直涎着口水的獠牙却是实实在在的。白牙与铁杆的连续碰撞,不断发出参差的“咔嗒”声。

    我嘶了一口气,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发现一旁的值班室里还有些昏暗灯光,好像有人在里面。我走过去,把门悄悄推开一条缝,透过窄缝往里张望。只见一位中年大叔仰躺在椅子上,似是睡着了。我慢慢合上门,又朝近在眼前的教学楼看去,婆娑的暗影随处可见。在一盏盏或明或灭、或亮或昏的白炽灯的映射下,隐约间,我瞧见几个三角头的黑影聚在一起,抑或是圆头的白色人影从走廊里飘过...但也只能大概辨明轮廓,当我再想看的清楚时,我的头皮开始发麻,我的嘴唇开始胡言乱语,这种莫名的麻痹感一直传到脚心。

    环境的昏暗和身体里传来的恐惧感像是在阻止我看清那些个人影,那些个来回狂奔,或是手舞足蹈的人影。“咦?”我发出一声疑问。我发现它们似是都不愿靠近放置在一楼的散发微光的一栋雕像。虽然我很不情愿走进那栋爬满了不知名存在的教学楼,但我隐隐感觉到那雕像是我离开这梦魇的关键。想到这里,我的眼前也只有这一条路了吧,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一路走来,我一边躲避幽灵一边探索这栋快要被我遗忘的教学楼,不时还能听见几声钢琴的音符,但我并未放在心上,只以为那是幻听。我被几道鬼影追着来到那座人像旁,发现发出微光的正是雕像手里握着的一柄桃木剑。我急急忙忙取下木剑。刚取下就发现原本的光不见了,那几个鬼影察觉那道讨厌的光不见了便作势欲扑。我被那些魂扑倒在地,它们开始啃啮我的身体,用它们刀般的牙,远处的魂似是都闻到了鲜血的美味,齐齐奔向这里。快要放弃的我此时突然发现那沾染了我的血的木剑开始有些微光。我赶忙用尽最后的挣扎将一扎的血喷溅在剑身,那剑便散出强烈的光。那些魂一下子便被这道光震飞,甚至有一两个倒霉鬼直接消弭于无形。那些小鬼似是怕了,赶忙想跑开。见状,我不迟疑,一剑上去,那人影就齐齐倒了下去,但那层包裹的雾却不

类似:名门私宠:闪婚老公狠狠爱 老子是玉皇大帝 我的傲娇大小姐 傲娇房东爱上我 权力之巅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