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记录 |

七夕特别章(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今天,农历里的七月初七,又一年的七夕时分。一对少年少女正并肩坐在一处山坡上,仰起头双眼凝望着位居银河一旁的牛郎星。

    少女突然说道:“哥哥,你说老爸会不会生我们的气?”一旁的少年皱了皱眉,说:“父亲他应该会理解吧。”说罢,伸了伸腰又看向那颗闪亮的牛郎星,准确的说是那颗星上的一粒黑点,那个身处黑点中心的男人。

    那个男人捏紧了手中的信纸,同时望向了只凭肉眼完全不可见的地球。

    随之少年一阵寒颤,他有些后悔了。只见男人**上身,笔挺地站在一小块岩浆冷却的陆地上,而四周随时都有岩浆爆裂。

    他嘀咕道:“这两个小家伙居然挑这个时候去人间,说什么考察。到时候怕是又要被小七责备了。”男人擦了擦额头的汗,不知是这颗恒星热浪肆虐的原因还是因为内心的紧张感。

    他摇摇头,等稍稍镇静了点,又目光跨越无垠河,穿越数星座,最终望向那颗明亮的织女星,这一刻仿佛光明充斥他的整颗眼球,铺满他的心底。

    “可算等到这一刻。”他嘟囔着,再低头看向掌中的鸟纹,那是帝皇特赐他的怜悯。

    只见此时掌中的血正沿鸟的纹路缓缓渗出,

    “是时候了!”他强抑内心禁不住流出的喜悦,将那只手掌往前方一甩,溢出的血被甩进大气里,瞬间气温爆发,空间也经不住开始扭曲,大概两三秒过后,一道紫光划破这片天际隐约间延伸至对面遥不可及的织女星。

    “谢谢了,喜鹊们,每年都要麻烦你们收集能够架桥的星量,今天你们就可以暂时休息了。”男人心中默念一声感谢,随手幻化一件牛皮衣,向紫色虹桥走去。

    只见他的身躯走上一步就涨上几倍,身躯也开始散发光华,相反星球的光却变弱了。

    他越是靠近虹桥身形便越是巨大,身上的光芒便越是闪耀,等走到桥的跟前时他便已与脚下的恒星一般巨大了,如同太阳般散发光辉。

    他刚一脱离恒星,那颗星就陷入了死寂。他往身后瞧了一眼,便顺着

    “爱因斯坦罗森桥”的指引,一脚踏入了未知的星域。刚一跨入,他便感受到了一阵酥麻,整幅身子不由得向远方撞去。

    他急忙重整心神,稍稍稳了稳失速前进的躯体,偏过几团浩瀚的星云,躲开数块游荡的陨星,跌跌撞撞在名为

    “桥”的通道里前行。通道里混乱的元素与物质不断碰撞、挤压、反应、生成继而又溃散,来自全方位的畸形扭曲力量让近乎神人之躯的男子也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空间与时间的撕裂力接连在他身与心爆开一个个看得见却看不清的深渊。

    男人的魂灵感受折磨震荡,痛苦得脸色铁青,却连叫喊也做不到,只是用失去神采的双目紧紧盯住仍在前方的光。

    正当男人痛苦难耐之时,周身的压力却在此刻陡然减轻,他的双目也因此重新焕发神采,开始仔细审视眼前发生的一切。

    只见他紧盯着一个正慢慢从空间通道的四壁硬生生钻出的牛头、牛身…那头牛忽的站起,它如同人一样俯视身前的男子,说道:“童良,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了。”

    “是啊,我知道。”说完,左手攥出一把斧子,童良瞬间跳起向老牛砍去,却被老牛用角一下子格挡住,又被重重甩了出去。

    不知经过了多久,童良拖着疲惫的身子,一袭褴褛的牛皮衣来到了光的所在。

    刚到目的地,他便一个趔趄扑到在一道光中,

    “终于见

类似:我的傲娇大小姐 他的天下 多年总管熬成妃 你的剑,就是我的剑 毒火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语言选择